12/12 心情好 天氣晴 目的地:北一女中


 

去年12月校慶,樂儀旗回娘家活動中,紀念品義賣為重頭戲之一,讓大家能夠藉紀念品將回憶珍藏,也將支持化為實際行動,讓義賣所得能夠支持樂儀旗隊學妹的招生、協會的經營。

也感謝當天10幾名辛苦的紀念品組義工,以下為校友義工對比這四年來同為12/12日的北一校慶,有著不同的心情

 

 

儀隊45屆市旗官  侯詠琪

七點整。高一的我剛在一女中站下204公車,身上穿的是還透著嫩草味的綠制服;高二的我已在槍室裡換隊服化妝,綠制服被凌亂地丟在一旁;高三的我在公車上背單字,身上的制服好久沒燙了;今年的我還在公車站焦躁地等公車,身上穿的不是制服。

八點整。高一的我在活動中心三樓,拿著相機準備看學姊們的入場式;高二的我全副武裝,拿著旗子準備入場有些緊張;高三的我戴著尖帽穿著垃圾袋手拿生日吹笛,打算等會和同學們一同在師長面前大跳奇怪舞蹈;今年的我,在司令台旁的攤位內看著滿山滿谷的紀念品,思考著要怎麼安置才好。

 

九點整。高一的我還沉浸在各班學姊的搞笑表演中,同時期待著預演時看到的會旗入場,簡

直帥斃了;高二的我手又痛又沒力,大會旗就是一種觀眾看得很高興拿旗的人快瘋掉的表演;高三的我像個衛星一樣在操場外繞著行進中的會旗碎碎念,等會要溜回班上當觀眾呢;今年的我驚覺學妹在練習時他們已經準備要上場了,「那麼,就加油囉」。

 

十點整。高一的我已經穿上啦啦服裝濃妝豔抹,拿著相機先溜出班上到操場上卡位;高二的我拿著旗子做最後的一點練習,教官室的廣播聲響起,有些緊張;高三的我擠在前面的觀眾群裡,為了一起幫學妹們信心喊話;今年的我淪落到和一般家屬會站的位置差不多,不在正前方也沒有喊話,總之是離協會攤位最近的。

十一點整。高一的我依依不捨地從學姊們的拍照群中離開,速回班上繼續整裝;高二的我拍照拍得天旋地轉,和誰拍過都快記不得了;高三的我穿著棉褲尋覓著學妹來拍個合照,或是和未曾謀面的旗官學姊聊點天;今年的我在攤位早已完全進入確認購買與取貨的動作,鑰匙圈賣得特好。

十二點整。高一的我等會就要啦啦舞比賽了,但東西有點吃不太下;高二的我才剛結束拍照,第一次知道拍照也會拍得很累;高三的我心裡想我該回教室念書了,下周要模擬考欸;今年的我趁著人潮減退時去班聯會的攤位買了些紀念品,多頁資料夾真是太可愛了。

十三點整。高一的我拿著彩球進活動中心,心裡很緊張;高二的我剛離開混亂的善廣,想進活動中心看看學妹啦啦舞比賽;高三的我坐在光復樓的窗台上和學姊閒聊,大學生活長什麼樣呢;今年的我又再次進入確認購買與取貨的動作,其實鑰匙圈賣完了是一件烏龍。

十四點整。高一的我就快要上場跳舞了(或是已經跳完了),如果等會跳一跳彩球不小心被我丟出去怎麼辦;高二的我看學妹的舞蹈和隊形看得很高興,某些班不愧是有傳統的班級啊;高三的我翻著地理講義,事實上有點心不在焉(不行!就快要模擬考了!);今年的我離開取貨櫃台到展示區,好讓被西斜的太陽曬了很久的同學下來休息一下,雖然,真的好熱。

十五點整。高一的我很興奮因為就快公布比賽得獎名單了(或是已經公布了);高二的我也在等待同樣的事件,不過內心閒適得多;高三的我想問那些有去看比賽的同學們結果如何呢;今年的我準備收攤位了,桌子好重垃圾好多,T恤怎麼還剩那麼多件啊。

十六點整。高一的我歡欣鼓舞地準備去結業式;高二的我吃著學姊給的台大農場三明治冰淇淋準備去結業式;高三的我帶了小單字本準備去結業式;今年的我,不需要去結業式。

 

這樣四個相同的十二月十二日下午時分,拖著同樣疲憊的身子,走著同樣的路去搭車回家,但心裡的感覺是不同的。每年校慶都有遺憾,隨著不同的身分或年級背景,我們總有些不同的要務在身而無法盡興地去做其他事,不能和隊長學姊拍照啦、沒和昔日同學聊個天啦、沒去找學妹玩耍啦……,然而我發現了,那些藏在每一年裡的不同的驚喜。經過一年又一年的累積與重疊,往年沒做過的事今年做了;而今年沒做到的事──例如說我因為要顧攤位而沒做到的事──別擔心,其實明年、後年、大後年……,也總有一天會實現的。

就是這種感覺,身為協會的工作人員,我很珍惜今年能夠擺攤賣紀念品的機會,因為每一種體驗都很值得,獲得的喜悅絕對超過失去的遺憾;而也就是因為這種感覺,我期待2011年的北一校慶。

 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