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年前至今 - 校友儀隊校慶表演心得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儀隊第四屆  陳茜

一晃已經11年了,1999那年初夏接到美雲一通電話,劈頭一句

妳是北一儀隊的嗎?”

“……!! ???”

妳腰圍有沒有超過28?”我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已的腰

應該還好吧!”

我們要練儀隊30年重聚會上演出,一定要來練習ㄡ!”

就這樣參加了闊別30年的隊伍,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加入竟然絲連至今。

 

回想在高中時能進入北一女儀隊是多麼光榮的事, 身高成績都要合乎標準。記憶中當年應該有107位新考入高中的小女生被選入,也許正因為是初生之犢,懵懵懂懂的不知道練習的辛苦,所以才能義無反顧的學一項特技將槍法練成。記憶中練習的日子是週二週六放學後,暑假的時候更是週一到週六每天下午到學校報到,不多久每個人都曬成了小黑炭,卻也沒有喊苦抱怨,又因為相處的時間很多又同甘共苦,同隊友的感情很好。我們那年是北一女儀隊成立第四年,還是個新鮮的團體,卻也漸漸闖出一些名氣,每逢慶典都會風雨無阻的出隊,使得後來幾屆學妹能獲得國外的邀約,有出國表演的機會。畢業之後,上大學出國留學,結婚生子,日子似乎不可能和搶法扯上關係,可是生活中只要是拿到有把手的物件,像球拍、雨傘、掃把、雞毛撢,都不自覺的會轉一轉丟一丟,過過乾癮,也許就是這麼一點難以割捨的情節,才會答應了美雲11年前的邀約。那年是北一女傳統的畢業30年重聚會,依照慣例是在校慶當晚舉行,校友需要準備表演節目,儀隊表演很早就被排入議程,有著事在必行的壓力,可是30年沒有摸過槍,還真擔心無法勝任。可喜的是經過幾次聚會練習,和楊、鄭兩位教練的指導,加入的8位同學都能很快的找回手感,1999年我們從9月開始每週一次密集練習,排隊形練槍法,12/12得以順利上台表演,三個月的練習只為台上五分鐘,那年也有媒體報導,我們49(48)

 

接下來2003年是北一女百年校慶,因為有了1999的底子,我們又被找回學校,這次能參加的人數減到6人,因為這次重聚會席開百桌,又選在圓山飯店,為了撐場面,於是找了我姪女,又請她找3位隊友幫忙一同演出,這次為了配合學妹較難的搶法,還多學了一些新槍法,因為是百週年,自然也驚動了媒體,留下電視錄影。2009年又逢畢業40年重聚會,校友會再邀演出,這次我們有四人參加再加上新加入同屆一人和一位畢業30年的學妹,當天演出依然獲得滿堂彩。但10年來校友隊並沒有如預期茁壯,而學校的儀隊也遇上發展的瓶頸,所以今年((2010)我們擴大招集,希望能喚回隊友回母校。今年我們只能說是配角,有一位四屆儀隊隊友加入8位學妹參加了晚上重聚會的表演,另外有9位還在上大學的學妹在北一操場表演和應屆儀隊PK,算算今年校友隊的人數增加到了24人,是最可告慰的地方,至於我們其他六位第四屆儀隊的隊友,就只參加了早上校慶的分列式,表演了一小段槍法,到底我們已經60歲了,不過當天還是被在校的學妹尖叫聲給嚇到了。意料不到的是因為學妹的公發做得太好,引起媒體熱烈的回響,各報紙和電視台都有很多報導,我們這一群 祖母綠意外的搶了小綠綠的風頭。

 

現在北一校慶已經過去了三週,平靜下來回想,加入校友儀隊到底是為了什麼?我想絕不是為了出風頭,這不是我的個性,應該是對北一的一種懷念情懷,是對青春的嚮往,是一種責任心榮譽感,暗底裡也許也是要向自己證明,歲月雖然不饒人,可是憑著赤子之心,人能活到老學到老,只要有決心下苦工,天下沒有做不到的事。還有一點最重要的和最珍惜的,是能和同好隊友同甘共苦,共享經驗和回憶,我想不論未來是否還有上臺表演的機會,我已經有很好的故事可以講給孫子們聽,興緻來時還可以驕傲的耍兩下搶法給孫子看,可以想像他們睜大眼睛的樣子。

 

借此還是要感謝楊教練、鄭教練沒有小看我們,不辭辛苦任勞任怨抽空指導我們,成全我們多次的表演,你們的掌聲也是我們最大的安慰。最後還是呼籲學妹們,抽空來參加校友儀隊,妳們一定不會後悔的,那將成為妳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憶。

 


Comments